永科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永科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地狱之女初始篇

发布时间:2020-04-10 14:15:04阅读:来源:永科试验机

偌大的鬼殿里此时空荡荡的,黑白无常都被派遣去勾魂魄了,殿王爷阎王爷也回去休息了。这几天人间局域战争变多了,这个国那个国的,死了不少人,被炸毁的连脑浆子都迸出来,被砍脖子没砍断的脑袋吊儿郎当的挂着,还有被强奸殴打死的女人,总之,各种各样的忙了好几天才能得以休息。

人间成了黑夜,而地下永恒的昏沉黑暗,幽幽的冥火点亮着,在殿里两排,殿中央一只大大的油锅,大到可以装三个人不成问题,永恒的烧着烈火。一个女孩忽然飘出,不知道从哪儿飘出来的,轻轻地在殿里无聊的晃荡着,穿着雪白的长裙,不见脚丫,因为到了脚那儿已经是一副虚无缥缈的白气儿状。她的脸蛋倒是和一般恶劣的鬼不一样,长得就像人间清秀美丽的姑娘,满满的胶原蛋白,小巧挺直的鼻子,大而分明的眸子,右眼下一颗小小的几乎不可见的黑痣,有尖下巴也有婴儿肥,一笑起来嘴下有两个涡儿。此时她就笑了,笑的一股子俏皮。只是比常人白许多,几近透明的白。她靠近了油锅,但她不怕,因为从小就有一层保护使她免遭油锅的温度。

“有本事你就过来呀。”她的话在大殿里回音了一下,冥火闪了闪,一个人,不,准确的说,是着一身黑色的鬼施施然飘来。冥火一阵闪烁然后停止轻轻柔柔的跳跃。

“子辛,殿王不许你过来的。”他说,边说边飘近她。

“黑无常,你这会子是不忙了?”柠子辛瞧着他,不管不顾,手伸进油锅里慢慢搅动,就像搅动沸腾的水。

黑无常是典型的古代美男的样子,簪子簪住了乌黑的长发,细长的丹凤眼,高挺的鼻梁,看似单薄的身子,外穿一件黑色古长袍,上顶一黑色高帽,手里拿着招魂旗。只是整张脸看着多一些冷酷和淡漠。“忙,不过看着你也是我的职责之一。”

“你就是闲得无聊,我要是拉屎撒尿你也管的了?”子辛撇嘴,然后飘远,对着黑无常吐吐舌头。

“女孩子家说话还是不要这么直白比较好。”黑无常淡淡道,完全不在意的样子,不打算过去抓她。这让子辛轻松不少,黑无常铁石心肠,对她一直很严,好的时候像哥哥,不好了,哼哼,比鬼师都厉害。这儿的鬼师不是降鬼的大师,而是专门分鬼的鬼魂,算是鬼中的一种官。不能进入轮回门的又不进入十八层地狱的鬼会被他碎魂。

“你应该和白无常一起的,而不是多管闲事儿。我不管,你知道我想干嘛。”子辛最后还是说了。

“如果你想去人间,你就不能闯祸,也不能多管闲事儿,可以做到吗只是看看,然后七天之后回来。如果我保,只能勉强帮你瞒七天。”

“真假真假真假?!!”子辛开心的来回飘。最终黑无常扶额无奈的送她去了结界。

就在俩人出去大殿,阎王爷从殿里走出来,摸了摸刚剪的胡子,现在他比较喜欢吴秀波大叔样胡子,忍不住感慨自己的帅气,拿出镜子照了今天的第二十次。“是时候让她去历练历练了。”

“真想从彼岸花那边走,多好看呐。”柠子辛头扒拉着朝反方向伸。

黑无常白了她一眼,“除非你是人,死了就可以走黄泉路了。”

子辛也白了他一眼,不吭声。心里开心着,求过好多次了,这一次终于可以去人间了,我也要去看仲基欧巴,啊哈哈哈哈。

黑无常手臂挥舞,在子辛看来,瞎比划了半天,终于,银白色的结界溶开一个小门,正让一个人可以出去。

“你在观镜里也看见很多关于人间的事情了,我们曾经也告诉过你,只要听我的话,注意着点就可以平安无事。”黑无常面无表情道。看着子辛跃跃欲试蠢蠢欲动迫不及待样子,黑无常无奈的叹口气,“给我注意自身安全!!”

“知道啦,那我走啦!”兴致勃勃的唰一下闪人了,不,闪鬼了。黑无常忍不住又叹了口气。

走出结界,一段黑暗之后是渐渐清晰的公园。她看见一只野鬼在亭子里面吸食着什么,飘过去一看,竟是一个包裹中的婴儿。

“嘶。”野鬼抬头看见子辛发出恐吓声,以为是来抢食的。“你走开,怎么可以吸婴儿的魂来补自己的恶魂!”

野鬼摸了摸自己杂乱的头发,露出参差不齐的黄牙,想来生前长抽烟导致。“怎么不能,他妈妈都不要他了,在这也是让他等死,为什么不能让我好好享用呢,不吃白不吃,你这个小丫头,要是想吃我倒是可以赏你点,不吃就给我快点滚!”野鬼露出恶相。

柠子辛勾勾唇蔑视,“不是我滚,是你飘走,给我飘到太平洋里去!!”边说边取了一根发丝,只见发丝越变越长,越粗,坚韧的如同钢丝,一圈一圈绕到野鬼的身上,隐隐的发出幽幽的蓝光。“啊。”野鬼疼的厉害,忍不住叫出来,眼珠子忽然被挤得蹦出来一个,眼眶里连接的眼神经发黑,都露在外面,该扯掉不扯掉的样子让强迫症患者看着很难受。

“我帮你一下。”子辛说罢另一根头发出来直接冲他的眼睛而去,把眼珠子直接拿了出来。“这样子就好看多了。”她看着空洞洞的眼眶,天真的一笑。但在野鬼看来,十分诡异。一个小女娃,怎么会可能这么厉害,又不像是厉鬼。

“你,你是谁!”野鬼喑哑嚎叫的声音透着惊恐。“放开我,我走,我走还不行吗?!”

子辛笑的心满意足。“你说你这颗心脏,有什么用呢,也不会跳,也没什么感觉,现在还是发黑的,连婴儿都吸食。”说罢,之前切断眼睛的头发飘到野鬼身前,生生斜插进去灵巧的取了心脏出来。原本这些都不会疼的,但是这少女的头发对于他就和人的刀剑对一个活的人的感觉一样,疼的他直冒汗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阎王爷和黑白无常一起坐在观镜前,“黑无常,你到底有啥好担心她的。”阎王爷对自己的闺女很是放心。白无常看的一脸黑线。黑无常的脸更加淡漠,撇过头去不再看,处理桌子上的文件。

柠子辛最后让野鬼飘走,她的笑声在风中飘呀飘。此时,一个人隐约听见笑声,朝亭子的方向走去。

木蜡油厂家

室内运动木地板价格一平方米多少钱

东莞入户条件